」李曉波坦言,電影院電影投資太大、回收週期長,「拍了之後生死未卜」。

」李曉波還開玩笑說,很多「網大」都走捷徑,在片名上和電影院大片撞車,比如《道士出山》《我就是潘金蓮》《從你的全世界走過之奇葩相親》,「我們一開始也想,有個名導要拍《城市獵人》了,要不我們改叫《城市獵人之撿屍》?後來還是覺得不太好,過不了自己這關。

」而對於「網大」飽受詬病的軟色情,李曉波的觀點是,首先要用電影院電影的審查標準要求自己,在「紅線」以內稍微打一點擦邊球。

據相關機構統計,2015年全國「網大」產量為兩千餘部,而到了2016年,僅前十個月就有近三千部「網大」上線。

他的一位怪奇孤兒院 內容/怪奇孤兒院2/怪奇孤兒院 分級湖北老鄉曾投資2千萬元拍了一部文藝電影,最後只回收了50萬元的票房分成,「那真叫爆虧。

他坦言,這種現實題材很難成為爆款,「但還是想做點有社會意義的片子。

在他的手機上,記者看到了一張表格,是每週上線的「網大」點擊排名,等同於電影院電影的票房榜。

比如,如何在前6分鐘裡留住人,以及如何盡量保證「網大」的電影質感和網感。

「撿屍」是指有女性在夜店酒醉後癱倒街頭,被「好心人」送回家。

這兩個人群似乎偏好鬼怪、玄幻、靈異題材。

」而回憶起此次拍片經歷,吳欽也滿臉愁容。

前日上午,楚天都市報記者來到「網大」新人李曉波位於武昌的工作室,在他的電腦上看到了「網大」《撿屍獵人》的劇照。



「拍一部電影院電影,從籌備到票房分成到賬,一般需要三年。

」鄂產「網大」呢本土積極性仍有待提高李曉波與吳欽此次合作「網大」,最大的感觸就是在湖北拍片不算太容易。

他給記者算了一筆賬。

吳欽直言,湖北在商業電影領域做得一直不夠好,人才儲備、硬件儲備都略顯不足,鄂產大片少之又少。

排名前20位的「網大」,基本都是這個「畫風」:《獵靈師之鎮魂石》《殭屍鬼王》《殭屍皇帝》《殭屍世界》《三界傳說之魔界聖僧》《校園修仙傳》……李曉波笑著說,他研究這些榜單時內心都在掙扎,「視頻平台的大數據顯示,網絡大電影的受眾大多是18到22歲的都市年輕人,還有小鎮青年。

「我特別喜歡電影,家裡光是DVD都有五千多盤,現在拍網大是想圓自己的電已經很想妳 線上看/已經很想妳那裡有上映/已經很想妳電影影夢。

尤其是在網絡大電影(以下簡稱「網大」)異軍突起的2016年。

但拍一部網絡大電影,從劇本籌備、拍攝、後期製作到上線,也就是3到4個月。

」所以,越來越多拍電影院電影的班底轉向拍「網大」,越來越多的熱錢也進入這個領域。

至於網感,也是他真正進入「網大」世界後才聽終極舞班 演員/愛與黑暗的故事心得?/愛與黑暗的故事說的詞。

「有效點擊是指觀眾必須看到6分鐘以後,因為從第6分鐘才開始收費。

楚天都市報記者瞭解到,這批「網大」中,影視精英聚集的北京產量最高,上海、廣州、深圳等地的創作熱情也很高漲,由湖北影視人原創的則不到1%。

怎麼吸引點擊前6分鐘必須留住人電影院電影靠票房掙錢,「網大」則依靠點擊量回收成本。

在湖北電影圈非常活躍的導演吳欽此前拍過電影院電影,也拍過「網大」,這次《撿屍獵人》就邀請他來執導筒。

」李曉波的這個心態,也是萬千投入「網大」洪流的影視愛好者的心聲。

湖北人才為何冷對「網大」熱?拍「網大」到底能不能賺錢?心懷影視夢的朋友不妨來看下,業內人士如何解讀「網大」生態。

」李曉波投拍的《撿屍獵人》,乍一聽像是這個序列的,但其實源於真實新聞事件。

因為投資規模小、准入門檻低,「網大」逐漸成為一種新興的電影製作模式。

據介紹,一部「網大」製作完成後,會交給各大視頻網站,視頻網站按照有效點擊給予片方票房分成。

這是他剛投資的一部「網大」,「整體投資預計97萬元,在『網大』裡算是比較高的。

而一個有效點擊可以讓片方賺到1.3元至1.6元情書電影下載/列車上的女孩 線上看 /列車上的女孩 電子書錢不等。

」根據視頻網站的算法,一部「網大」的有效點擊是總點擊量的5%-7%,所以《撿屍獵人》如果想收回近100萬元的成本,就需要1800萬左右的總點擊量。

為了實現這個目標,片方就需要把功課做在前面。

有業內人士統計,平均每天都有十餘部新「網大」登上愛奇藝、樂視、騰訊、優酷等視頻平台,在數量上完勝電影院電影。

吳欽告訴記者,《撿屍獵人》只拍了8天,但8天裡每天都工作近18個小時,就是為了保證電影的質感。

為什麼拍「網大」練手磨刀也能圓夢什麼是「網大」?簡單說就是一部時長不低於60分鐘、有完整故事結構和一定製作水準、通過網絡平台播放、吸引付費用戶點擊、同時需符合國家相關政策法規的電影。

「比如你給視頻網站送片子,別人可能會說,你這個片子沒有網感,沒有網絡屬性,就是說年輕人不會喜歡。

」據他透露,一位湖北導演拍了一部反映金融詐騙的「網大」,片子做完後沒有視頻網站願意收,「18到22歲的年輕人,有多少人會對這個題材感興趣?這片子就只能砸在手裡了。

說老實話,我們虧不起,所以選擇『網大』,可以讓我循序漸進地瞭解這個行業,等明年再拍3部攢夠經驗,或許就可以嘗試拍電影院電影。

在沒有資本和實力掌控電影院大片時,從「網大」入手,何樂而不為?什麼題材好賣有擦邊球也有紅線決定投資「網大」後,李曉波開啟學霸模式,鑽研各種「網大」秘籍。

而面對著洶湧而來的「網大」風潮,湖北電影人依舊保持冷靜,「我算了下,今年由湖北人出品、湖北人拍攝、在湖北取景的純鄂產網絡大電影,也就十部左右。

」李曉波做過十餘年媒體人,後轉型創立文化公司,搭上了「網大」的順風車。

「演員不夠專業,實踐經驗少;本地拍攝器材不夠高尖端,必須從北京花錢借;本地商家沒有影視植入意識,溝通成本高……希望還是能有更多的同行加入,大家一起努力,慢慢吸引一些影視投資到湖北來,形成良性循環。

」李曉波則提到,他們團隊準備去香港取經,「到一些香港名導的劇組裡,看他們是怎麼把控流程。

當年香港電影的黃金時代,一個星期拍一部電影是常有的事兒,但那些電影的質量並不差,如果能學到這方面的先進經驗,應該能對湖北網絡大電影的發展大有裨益。

楚天都市報訊圖為:網絡大電影的片場很簡潔圖為:開拍大合影,前排右一為李曉波□楚天都市報記者戎鈺好萊塢電影教父斯蒂文·斯皮爾伯格說,如果你足夠渴望拍電影,沒有任何人和任何事能阻攔你。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o8qk2a22 的頭像
o8qk2a22

看電影優惠信用卡2016

o8qk2a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